:::

​不讓居民淹水的分洪工程

  • 推文至Plurk, 另開視窗.
  • 推文至facebook, 另開視窗.
  • 推文至twitter, 另開視窗.
  • 推文至google+, 另開視窗.
  • email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點閱: 498
全景空拍圖.jpg (另開視窗) 全景空拍圖

員山子分洪方案早在民國53年(1964)實施「臺北地區防洪計畫」時就曾辦理初期規劃評估,但因分洪效果有限且經費龐大而未採納。87年(1998)瑞伯、芭比絲颱風造成汐止、基隆及瑞芳等地區淹水嚴重,遂將員山子分洪方案納入「基隆河整體治理計畫」一同評估其可行性,因整體治理計畫所需經費初估高達1,050億元且須拆除數千民房,行政院核示應再詳細研擬如洪災保險等替代方案,俟完成具體可行之實施計畫後再報院核定。89年(2000),象神颱風又造成基隆河中、上游嚴重水患,行政院為改善汐止等地之水患,於是讓員山子分洪計畫實施。90年(2001)員山子分洪工程計畫核定,91年(2002)編列特別預算新台幣316億餘元推動「基隆河整體治理計畫」,員山子分洪工程為計畫主體工程之一,其執行經費預算約60億元。

員山子分洪工程位於新北市境內,為大型的水利分洪隧道,自民國91年(200264日開工,942005)年1028日完工。分洪工程的進水口位在新北市瑞芳區瑞柑新村,工程人員於瑞芳區河段興築一高8公尺、長30公尺的攔河堰,右側設置側流堰,以自然溢流分洪堰方式,將上游集水區洪水導入長約2.5公里、內徑12公尺的引水隧道。其設計最大分洪量為每秒1,310立方公尺,分洪路線往北偏東,經基隆山西麓,於省道台2線之瑞芳區海濱里的出水口排入東海。攔河堰上游設置3座梳子壩,以避免流木阻塞並保護隧道結構不被隨水而下的巨石破壞。

除了居民在隧道施工的抗爭之外,還有漁業權抗爭的問題。漁民擔心未來只要一分洪,水就會排到海裡,影響到當地的漁業。當時經濟部考量,既然漁民有此疑慮,那就一次把5海浬的瑞芳區漁會專用漁業權撤銷,再給予補償金。當初估計要2~3億元補償費用,後來因認定基準與漁民有所差別,漁民還是常常來圍工務所抗議,最後是補償他們5億多元。

此外,員山子分洪工程當初辦理環評作業、用地取得、以及開工時,皆向當地居民辦理說明會。但當時不只居民抗議、漁民抗議、甚至連瑞芳鎮公所也抗議,這三方跟第十河川局一開始是很對立的。公所擔心挖隧道會引起九份地滑問題,甚至造成九份邊坡持續崩塌,故要求改善,第十河川局也只好再向經濟部爭取500多萬元用以施作保護工程,以及在隧道沿線與九份中間設置多處傾斜管定期監測。雖然監測結果都是綠燈,第十河川局還是協助公所爭取經費做邊坡補強的工程。就這樣,一邊施工一邊溝通抗爭的問題。

林益生認為,這些工程都是很正面的。汐止居民非常支持這個工程,當地那52戶和海邊的居民也頗富人情味。某次他們去調查震動損壞房子的情況,居民都很有良心,察看房屋裂縫時,發現有裂很大的地方,居民竟然會說這個不是這次造成的裂痕,是之前的,房屋的小裂痕才是這次開挖造成的裂縫。他們造訪發現居民都還蠻理性的,並不會趁機要求補償。當初施工時花了1年與民眾溝通,直至隧道貫通後,抗爭的問題才較少發生。

另一個讓林益生印象深刻的事情,就是提前分洪的事件。他回想道,那時隧道剛挖通,內部還沒有襯砌處理,只有一些支撐的鋼架以及施工機具。可是豪雨已經來了,就怕下游的汐止再度淹水,所以當時行政院說要先進行分洪。此種事即使放眼全世界都很少見,因為隧道施工的支撐架來不及撤離就讓水沖進來了!

第一次提前分洪是豪雨事件,隧道內的東西都還在,第二次納坦颱風時,隧道內的東西就被沖得乾乾淨淨的,隧道內所有的施工機具、發電機等物品來不及撤出,全都卡在隧道出口船型鋼架上,最後鋼架是由廠商硬拖出來。這是個耗財耗力的工作,耗時3~4個月才復工。後續也衍生廠商求償爭議,相關的民事官司到現今仍在進行中。

林益生回憶,當時雖結婚但還沒有小孩,家中只有他跟太太兩人,但因家住臺北,必須每天早上6點半出門坐火車到瑞芳車站,再去工地或是工務所。林益生跟王朝勳當時兩人都派駐工地,也因王朝勳家住在附近,所以911日豪雨時才有辦法那麼快的趕過去。林益生事後回想起來,讀水利的他們去挖隧道完全是預想不到的事,他們初到工務所時根本不知道什麼是「新奧工法」,只有聽過這個名詞。這件工程最關鍵的就是隧道工程,跟水利工程有關的主要是入水口跟出水口的地方,例如,水要怎進去?到出口要怎麼消能?其他的部分都是屬於隧道工程的東西。員山子分洪工程總共花42億元,1個月平均至少要花1億,1天約300萬,所以1年就貫通真的很厲害!

  • 發布機關:第十河川局
  • 發布日期:2018-07-06
  • 點閱次數:498
最近更新日期: 2018-07-06